南京邮电大学又出了一个把学生压榨到自焚的“

南京邮电大学又出了一个把学生压榨到自焚的“

时间:2020-02-06 01:0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今天,有南京邮电大学的同学告诉了我一个让人气愤至极的消息:

该校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一位研三学生,因不堪其导师张宏梅教授的谩骂压榨、人格侮辱,还被她强迫延期毕业,在圣诞节当天选择了以自焚这样惨烈的方式,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这件事却被某种神秘力量压了一个多星期,没有丝毫动静,学校里的同学都大多没听到半点风声。

直到昨天(1月4日),死者的母亲来到学校讨说法,在教学楼顶声嘶力竭地哭喊,事情才捂不住盖子了。

颇为讽刺的是,张宏梅教授还曾在接受南京邮电大学校报记者专访时,发表了这样一篇文章:《快乐科研路》。

“采访结束了,张教授漾满笑意的脸庞还浮现在记者眼前,科研快乐,快乐科研,以平常心对待成败,以进取心对待工作,这或许就是张宏梅教授成功的秘诀,她的这条快乐科研路一定会越走越宽。”

陈大夫斗胆想问张教授一句:您的这条快乐科研路,是不是踩在学生烧焦的尸骸上走出来的?

这已经不是南邮第一次出现这样学生被“狼师”逼死的惨剧了。

2016年年初,南京邮电大学的研三学生蒋华文跳楼身亡,而其在死前,曾受到来自导师张代远施加的极大压力。

然后该校学生在社交媒体上掀起了对其导师张代远的问责,多名张教授曾经的学生发文历数其劣行,其中包括强迫学生上缴实习工资,学术不作为,私吞学校给学生的补贴;强行收取论文版面费,经常对学生进行精神侮辱,对门下女生进行性骚扰等。

南邮在舆论的巨大压力之下对事件进行了调查,最终宣布网络举报的情况基本属实,撤销张代远的专业技术职务,并撤销其教师资格。

之所以国内研究生和导师的关系之间会出现如此尖锐的矛盾,爆发一系列恶性事件,最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双方的关系极其不对等。

导师掌握着学生的生杀大权,想给谁穿小鞋轻而易举,而学生则人微言轻,即使掌握了导师的不合理言行的证据,也往往会被学校噤声,除非闹出舆论事件超出了学校的掌控范围,这些事情才会见光。

学生的权益毫无保障,比血汗工厂工人还惨,工人还有劳动法,出了问题有仲裁庭有法院,学生遇到“狼师”,连一条能拿出来作为武器的法律法规都没有。

因此学生的命运都靠人品,取决于是分到什么样的导师手下:

遇见导师人品好的,就能过得很愉快还能学到东西;

如果遇见南邮张代远、张宏梅、武理王P、西安交大周X、北航陈小武 这样的导师,就真的能让你的之后几年生不如死。

“狼师“们之所以能肆无忌惮,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政策制定者对国内部分高校教授的无耻与丑陋缺乏必要认识;另一方面也与同学们没有积极反映问题和维权有关。

我们中国内地的大学生,尤其是读到硕士博士的,大都是从小做乖孩子好孩子十几年,很多身上的反抗精神早就被多年的教育磨没了。

中国有全世界最顺从的大学生,也就有全世界最没底线的导师教授。

前不久一位毕业于国内top2高校的理工科硕士研究生曾经找到我,想通过大学生让大家看到他对“读研遇到狼师怎么办”这个问题的理解:

他在文章里的一句话对我触动很大:

有一句话,请大家谨记:不管别人怎么打你,你自己都不要倒;不管别人怎么赶你,你自己都不要走;不管别人怎么整你,你自己都不要死。

《读研遇到品德不好的导师,学生应该怎么办?》

愿南邮这位离世的同学安息,愿天堂里没有张叫兽。

愿他的父母能得到合理的抚恤,能早日从悲痛中走出来。

愿张宏梅教授,能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