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言蜜语追我 说要娶我骗到湖南洗浴 坑我害我

甜言蜜语追我 说要娶我骗到湖南洗浴 坑我害我

时间:2020-02-12 09: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甜言蜜语追我 说要娶我骗到湖南洗浴 坑我害我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4月07日01:28 新文化报

  3月19日,长春市二道区某中学门口,张红(化名)被两名女孩带上出租车,从此杳无音信。25日凌晨,警方从湖南省怀化市将其救出。

  本报关于失踪女孩的报道引起省市领导高度重视,要求警方迅速破案,营救失踪女孩。3月27日,长春警方带领两位失踪女孩的家属到怀化市实施解救,本报两名记者一同前往,但家属没能找到自己的孩子,警方意外解救了其他两名失踪的长春女孩小芳(化名)和小丽(化名)。3月30日,长春一名“鸡头”宋有军落网。

  新闻回放

  小翠(化名)的日记本上记了不少被骗到洗浴中心的女孩的联系方式,有的是长春的B9

  本报讯(记者毕继红)“爸,就是他,就是他……”女孩小翠(化名)抱着父亲哭了起来,手里拿的是4月1日《新文化报》,一版图片是“鸡头”宋有军,因诱拐女孩去湖南卖淫,在3月30日被警方抓获。“他说要和我结婚,却……”小翠指着照片泣不成声。

  第一次失踪

  归来时满头湿疹化脓流水

  (父亲寻女,雪夜找遍通化每家浴池,全身湿透)

  刘师傅是长春一位的哥,女儿在一所中专读书。2005年12月,女儿突然失踪了,电话联系不上,学校找不到人,同学都说不知道。弄来女儿的QQ,在QQ空间她写的文字中,隐约看出女儿恋爱了,而消失的原因,是要和那个男人走。

  “她什么都不懂,肯定是被骗走了。”刘师傅去报案,但实在没有女儿被骗、被抓或被绑架的证据,警方也无从下手。

  后来几个月,刘师傅一直关注着女儿的QQ空间,失踪之后,她只更新过一次,似乎欲言又止。

  2006年12月,刘师傅接到一个短信。对方说:我见到你的女儿了,她在通化一家浴池当小姐。刘师傅立即开车去通化。当天,大雪纷飞,刘师傅在高速公路上收到第二条短信,“你必须给我钱,不给我钱就不告诉你她具体在哪家?”

  刘师傅回短信问多少钱,对方说要5万。别人都说,这就是骗子,而且,刘师傅拿不出这么多钱。但他没放弃,顶着大雪找遍通化每家浴池,没找到。当晚往回走时,他全身湿透,车在路上一路滑,高速都封路了,他绕到深夜才回家。

  回家后,接到了小翠奶奶的电话,小翠回来了,在她那儿,不敢回家。刘师傅接回了女儿。

  女儿满头都是湿疹,化脓,流着黄水,刘师傅心疼得想掉泪,“你都受了什么罪啊?”小翠不开口,只说自己曾去过湖南吉首。

  第二次失踪

  归来后常喊

  “快走,有人来抓我们”

  (父亲赴吉首、怀化寻女,“我那时就像流浪汉,有人当我是疯子,我感觉自己迅速衰老了”)

  几个月内,刘师傅天天拉女儿去医院,等病全治好了,他又张罗着给女儿找工作。最初让她当话务员,但没多久女儿说不想干了。刘师傅又给她找了第二个工作,在一家商场卖玩偶。然而没多久,女儿又失踪了。

  商场的人说,总有几个小伙子找她,好像都认识,她被他们拽走了。刘师傅去那个话务班也找过,小翠的同事说,几个小伙子来找她,她才辞职的。

  女儿肯定又被那伙人给拐走了!刘师傅再次报案,但到底是拐走的,还是强行带走的?警方也无法下定论,案子也是无法立。

  女儿回来期间,刘师傅曾偷偷翻看女儿的日记本,记下一些电话,后来打过去,对方说是湖南怀化的一家洗浴中心。小本子上,女儿记了不少人的联系方式,有的是长春小女孩,有的是外地的。

  女儿第二次失踪后,他接到过一个从珠海打来的电话,是女儿的号。对方说:“爸,我在珠海呢,你给我汇两千块钱吧,我就买机票回去。”声音和女儿很像,但语气有点不像。他第二天就只身去了珠海,还是没找到女儿。

  回到长春后,他又去吉首、怀化找。“我那时就像流浪汉,到处走,到处打听,有人当我是疯子,我感觉自己迅速衰老了。”

  2008年12月,小翠又回来了。这次又病得不轻,是甲亢。女儿走之前就有轻微甲亢,这次回来瘦得不行,精神状态很差,常会突然抓着妈妈的手就跑:“快走快走,有人来抓我们了!”以前都是一个人睡,现在要让妈妈陪着睡才能睡,梦中常常惊醒。给她找工作,小翠坚决不出去,不敢出门,也不说为什么。

  连日来本报关于女孩被拐骗的报道,刘师傅家天天都在看,他看到湖南怀化的那个洗浴城的名字,和女儿当时记下的一样,便怀疑女儿可能有过同样的遭遇。

  4月1日,小翠看报纸,一版上的宋有军照片让她惊呆了。“就是他,原来他是骗子。”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流了出来,她向父亲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刘师傅也终于解脱了:“我等着她自己说呢,什么时候她愿意说了,可能她心里的石头就搬走了。”

  ■真相大白

  就是他 原来他是骗子

  ■小翠自述

  被“鸡头”骗到洗浴中心

  小翠说,在学校时,就是这个宋有军通过QQ接近了她,追求她,两人恋爱了。后来他说要带她出去走走,要帮她找工作,当时正为学习烦恼的她立刻就答应了。他们坐汽车到北京,又从北京到吉首,一路上,宋有军对她“呵护备至”。到吉首后,他领她到一家洗浴中心,后来他走了,她被留在了那里。她每次要走,都被打得遍体鳞伤,第一次回来的湿疹,就是那里的潮湿环境造成的。

  也是因为生病,他们放松了对她的看管,她跑了回来。病治好不久,宋有军又找到她,连威胁带哄骗地再次带她走,和她同行的还有两个女孩,她们三个被带到了怀化的阳光樱花洗浴中心。在那里,因为每天的“工资”只有二三十元,为了攒够回家的路费,小翠在甲亢的情况下不舍得吃,把钱攒够了,在病得没有人管的情况下,她又跑了回来。

  她这次回来,一下车就被宋有军堵在了长春火车站,宋有军说他家在南关买了房子,父母在那儿,要领她去见父母,准备谈两人结婚的事儿。依然是甜言蜜语,但小翠心里有了阴影,借口去厕所而逃离。

  ■父亲心愿

  希望公安部组织全国“打拐”

  “爸爸,我以后哪儿都不去了,我就在你们身边。”小翠说。中间受过多少苦多少罪她也没有细说,但是刘师傅已泪流满面。

  “我特别想写信,给公安部长,希望全国警察一起打击这种犯罪。”根据女儿讲述的情况,刘师傅感觉这不光是一个犯罪团伙,在吉林市也有这样一伙人,当时在洗浴中心时,就有主要来自长春和吉林市两地的女孩。

  在女儿提供的一个人的QQ信息中,刘师傅发现某个疑似“鸡头”的空间内有很多女孩的照片,甚至还将这些照片编了号。“这可能是一个团伙,被他们陷害的女孩还不知道有多少没有回来的。”刘师傅说。

  他也特别想以一个父亲的身份提醒花季女孩们,不要轻信网络中的人,不要轻信一些天上掉馅饼一样的美好画面。

  小翠的QQ空间最后更新只有一句话:“爱情是什么?折腾死人吗?”

  “女中学生被带走”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