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附属肿瘤医院院长曾益新:给三年医改打

中大附属肿瘤医院院长曾益新:给三年医改打

时间:2020-01-09 03:26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昨日上午,当50岁的曾益新从省委书记汪洋手中接过“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时,15年前从美国匆匆回到广东的情景又历历在目。

  这个精力充沛的中科院院士、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院长,1990年从中山医科大学博士毕业,到日本、美国深造5年,1997年成为轰动全国的“12位海归博士回归中山医”的一员。在随后的15年里,他以过人的聪颖和毅力,取得了一系列骄人的成绩——

  1997年,35岁的他回国就任中山医科大学肿瘤研究所所长,自己动手清理实验室,建新楼、引人才,设立“课题负责人制”,使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的综合实力名列全国的前茅。

  2005年,43岁的他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成为当年生命科学领域最年轻的院士。其针对“广东癌”——鼻咽癌的深入研究,获得国内外声誉。2008年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2011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

  今年1月,不到50岁的曾益新被任命为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执掌这所有近百年历史的中国西医殿堂;昨日,因在鼻咽癌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他又获“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成为该奖设立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

  对于这些个人荣誉,曾益新表现得相当低调。近几年,他少有的几次接受南方日报专访,谈的都是医改这个公共话题。他是国家级“医改智囊”,有一个官方头衔——“国务院首届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委”,多次就医改总体思路、提高基层医生补贴、解决药价虚高等问题向李克强副总理直接进言。特别是2008年,他受中国科学院委托,领衔制订被称为“广东方案”的第10套医改方案,提出的“双基”理念被官方医改方案采纳。

  昨天,在广州惬意的春风里,曾益新又接受了南方日报专访,畅谈医改得失、鼻咽癌研究,还有自己的道路与人生。

   谈鼻咽癌研究

   首个基因检测芯片争取4年内获批

  南方日报:恭喜你,这个奖有点“广东科技最高奖”的味道哦,这么“年轻”就拿到了。这次主要是表彰你在鼻咽癌研究领域的重大突破,能通俗地给读者介绍一下吗?

  曾益新(以下简称“曾”):鼻咽癌是唯一一个以地区命名的恶性肿瘤——人称广东癌。因为广东鼻咽癌发病率较高,大约有10万分之10,也就是说一万人中就有一个,在西江流域和珠三角等地区,发病率甚至达到10万分之二三十。

  我从1997年回国就锁定研究鼻咽癌的发病机理,要搞清楚为什么广东是鼻咽癌高发区。经过15年的研究,我们从不同角度给出解答,主要是遗传、病毒、环境这三个方面原因。

  在遗传方面,我们找到了几十个易感基因位点。这些易感基因是由父母亲遗传下来的,我们没有办法改变,但可以通过检测知道,从而有针对性采取一些措施。

  鼻咽癌的发病除了很强的遗传背景,还有EB病毒等后天因素。我们在国际上首次完成了一株鼻咽癌来源EB病毒的全基因序列分析,发现其与国际发表的普通EB病毒序列相比,有约2000个位点的变异。我们还证明了该病毒在广东鼻咽癌EB病毒亚株中具有普遍代表性,也基本明确了跟鼻咽癌相关的EB病毒的亚型,这对于今后研发预防鼻咽癌的EB病毒疫苗具有重要意义。

  在环境因素方面,我们发现,除了以往常说的咸鱼容易致癌,其实吸烟也是鼻咽癌的一个重要促进因素。

  南方日报:几年前就听你说过,正在研制鼻咽癌易感基因的检测芯片,现在进展怎样?

  曾益新:发病机理基本搞清楚了,现在主要任务是早预防、早发现、早治疗。我们正在研制鼻咽癌易感基因的检测芯片,覆盖了几十个易感基因位点,准备上报国家药监局,争取“十二五”期间获得批准。这将是国内外第一个鼻咽癌检测基因芯片。随着技术的进步,成本应该不会太高。只要抽点血,就可以检测出是否携带易感基因。如果有携带,就要针对性定期体检,即使真的发病了也能做到早期发现,完全可以争取到根治的机会。

  我们还有更远一点的目标,就是研发EB病毒疫苗,这要花十几年的工夫。“十二五”期间要先打下一个好的基础。

   谈医改路向

   不提倡基本医疗全免费这易致资源浪费

  南方日报:上周国家“十二五”新医改方案公布,昨天深圳市也公布了废除“以药养医”的两步做法。有人担心,公立医院要取消药品加成,但同时又要提高手术费、诊疗费、护理费这些劳务收费,会不会变相增加了老百姓看病的成本?

  曾益新:整体来说,取消“以药养医”,是对老百姓有利的。药品加成取消后,手术费、诊疗费、护理费等可能会有适当提高,但这可以由医保来报销,可以做到尽量不增加百姓负担。

  南方日报:今后4年公立医院改革重点是县级医院,但如果县级医院取消了药房,病人在基层买不到药,会不会往上跑,加剧大医院诊疗压力?

  曾益新:县级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不能简单地就搞收支两条线,如果完全固定薪酬,医务人员的积极性肯定会受影响。所以,我认为需要市场机制,给医务人员留一个收入增长的空间,鼓励医院多做技术劳动服务。当然,也要加强监管,比如设立专业的医疗保险管理体系,由专业人员对医院和医生的行为进行监督,不至于出现过度医疗的现象。

  南方日报:对药价虚高,您认为如何解决?

  曾益新:目前,药价虚高的现象是有的,我的建议是把卫生部门公布的基本药品,由国家来统购统销、统一定价,定点生产,指定配送商,就可以把虚高的药价降下来。其他的药品也应该定好合理的最高限价,减少流通环节。

  南方日报:这中间有很多的利益环节。

  曾益新:药品是关系国计民生的大事情,关键是要下大决心,破除利益格局。

  南方日报:民间关于“免费医疗”的呼声较高,你怎么看?

  曾益新:基本医疗全免费不宜提倡,还是要有一定的自付比例,当然这个比例可以随着医疗费用的增加而逐渐降低。个人有一点自付比例,大家会更加珍惜,不会动不动就上医院,这容易浪费资源。

   谈基层困局

   建议基层全科医生年薪能达10万元

  南方日报:你给三年医改打多少分?

  曾益新:90分吧。

  南方日报:这90分怎么得来的?

  曾益新:首先,医改的9字方针“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思路清晰、目标明确,有很强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这个就可以得几十分了。其次,这三项目标完成都不错。特别是“保基本”,初步建立了全覆盖的医保体系,报销比例也不断提高,报销的手续也越来越简化。扣分的地方,主要是基层真正经过严格训练的全科医生还是太少、付费方式的改革进展比较慢一些。

  南方日报:现在基层全科医生的人数还很少?

  曾益新:是的,基层建设不仅仅是建一些医院、买一些设备,更重要的是增加高素质的全科医生。去年我们医改咨询专家组成员下去考察,发现人才欠缺是个普遍现象,在乡镇卫生院、医院很难找到一个正规本科生。

  南方日报:你曾向李克强副总理建议,给每个乡镇医院的全科医生10万元年薪,吸引优秀人才下乡。现在还是没法实现?

  曾益新:李克强副总理批示要认真研究,几个部委也研究过了,但尚未取得一致意见,认为给基层医师年薪10万元太高了,而且教师、公务员难平衡。但我还是认为,基层的全科医师要经过5+3的教育和培训,执业风险也大,还经常是夜晚出诊。如果不大幅度提高待遇,好医生很难下得去。

   谈医患关系

   医患关系紧张主要原因在于医疗资源不足

  南方日报:前几天,哈尔滨发生了激烈的医患矛盾事件,一名实习医生被患者砍死了,3名医生被砍伤。有一些网站统计,有超过60%的网友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表示“高兴”。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曾益新:医患之间的矛盾激化,根本原因是优质医疗资源紧缺,供需出现矛盾。以前大家只考虑如何填饱肚子,现在温饱问题解决了,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健康,对医院的期望值增加。但是医疗资源的增加和老百姓的期望值没有正比增加。其次是社会原因,整个社会存在浮躁和法律意识淡薄的问题,遇上丧失亲人的悲痛事件,有人就可能非理性地发泄情绪。

  南方日报:你有没有遇到过医患关系紧张的事情?

  曾益新:几年前,一名江西鼻咽癌晚期病人来到我们医院治疗,但家里没钱,不治疗他就扬言要炸楼。实际上,他已经是很晚期了,就算在这里治疗效果也不大。后来,医生们私下发动捐款,凑了些钱,好言相劝,又把江西那边的医院联系好了,他才回去了。

  南方日报:作为医院管理者,你觉得医院应该怎么办?

  曾益新:医院应该要求医生注重人文精神,要注意跟病人之间的沟通艺术。比如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医生怎样把这个信息传达给病人,这是需要技巧的。首先必须站在病人的立场考虑,大部分病人的求生欲望都是很强的,你可以告诉他一般的治疗效果如何,还可以告诉他有一些效果特别好的案例,表明你作为医生愿意跟病人和家属全力配合争取最佳疗效的态度。有些时候,态度比治疗更重要。

(南方网编辑:谢晓)

作者:记者 陈枫 张蜀梅 通讯员 黄金娟 更多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