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高考!镇海中学门口有个高考加油站,告

再见!高考!镇海中学门口有个高考加油站,告

时间:2020-02-12 09:1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还记得高考结束,你去干嘛了吗?

在离校的最后一天,镇海中学的不少学霸们不约而同的去了同一个地方。

镇海中学是浙江省的一所传奇高中,堪称清华北大的摇篮。2018年高考,镇中有64人被清华、北大录取,70人被复旦、上海交通大学录取、109人被浙江大学录取。一段率高达98.1%。

然而这所学霸摇篮里的孩子们却没有许多名校生身上的“书呆子气”,他们爱网购、也爱美、更多才多艺。

菜鸟驿站店员单莉丽依旧安静地坐在电脑前。这一天生意冷清,但是有几个“准状元”来取考前就给自己准备好的快递,顺便和单莉丽告别。回忆起和他们之间的故事,单莉丽心中稍有些伤感,但更多的则是期许。

镇海中学附近的菜鸟驿站是这些学霸们网购的集散地,也是学霸们的高考 “加油站”。这家菜鸟驿站去年9月开张,正好见证了今年参加高考的镇海学子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奔赴考场。

学霸敢质疑刘慈欣,却也有拿错包裹的时候

“我们把包裹拿错了!”

回忆起考试前一天,学霸周鹏的妈妈王志莹女士一脸焦急地赶到驿站,平时很少见到的大忙人周鹏也紧随其后。为了帮第二天就要高考的周鹏节省时间,单莉丽赶紧到货架前帮这对母子一起找快递。

王女士怕周鹏早恋,所以没有给他配备手机,家里的“网购业务”都是她一手在操持。

这孩子平时和大多数学霸一样,“走起路来像小跑”,这次却没有找到快递就想走。让单莉丽意外的是,考前一天,拿到单莉丽递来的包裹,周鹏现场拆了起来,这是一本刘慈欣的《流浪地球》,拆完,他就坐在驿站的凳子上饶有兴致地翻看了起来。

《流浪地球》是周鹏在整个高三看的唯一一部电影。

听说偶像刘慈欣的小说改编成了电影,大年三十那天晚上,周鹏没有看春晚,做了一晚上习题,才换来妈妈大年初一带他去看首映的机会。

立志成为物理学家的周鹏早早就奉大刘为偶像。初三的周鹏通过了镇海中学的自主招生考试,不用参加中考就可以直接入学。那年暑假,周鹏阅读了刘慈欣的小说《三体》,这本科幻小说为周鹏打开了一个广阔而奇妙的世界,宇宙的无垠、时间的广袤、万物的法则,让周鹏对物理痴迷不已。

进入镇海中学之后,周鹏成了班里的物理尖子生,他常常用新学到的物理知识分析小说的合理性,居然发现偶像大刘的小说里有不少常识性错误。

“比如小说《三体》中,三体人在地球安插了一个间谍,这个间谍负责向距离地球4200万光年的三体星球发送信息。因为信息的传播速度不可能大于光速,也就是说三体人要在4200万年后才能接收到消息,按这种速度连黄花菜也凉了吧。”

周鹏一边嗅着新书的油墨味,一边向单莉丽炫耀这些高深的知识。作为听众,单莉丽总是很有耐心,喜欢看着这些孩子,日子要这样过才有盼头。

目送着这对母子走出驿站,单莉丽回忆说,前两天王女士还在向他炫耀,说周鹏最后一次模考拿了全班第二的好成绩,物理则排到了年级前十。周鹏和我说过,自己的目标是厦门大学的物理系,这次应该能考上吧。

这一天上午,单莉丽好几次看到王女士路过驿站门口,帮周鹏把学校里的各种书本物什运回家里,如果不是要看店,就去帮她提了。“没想到一个高三学生的学习资料有这么多。”

高考前的最后一个下午,历经大小考试无数的周鹏终于可以在大刘构建的科幻世界里偷一次懒了。

女学霸送口红给高考后的自己

丁伶俐来取快递的时候,手里提了一个粉红色的行李箱。单莉丽一问之下,才知道里面装的都是衣服,这些衣服大都是网上购买,经她之手取走的。

丁伶俐是单莉丽所认识的镇海学生里为数不多的定期网购,定期来取快递的学生。

“每个月她大概要来一两回吧,买的都是新衣服,小姑娘爱美嘛!”

单莉丽回忆,与丁伶俐相识还是因为一次丢快递的事情。那是去年的9月份,这个菜鸟驿站刚刚开起来,参加这次高考的学生们则刚刚进入高三。

虽然在镇海中学附近网购的人们开始有了“菜鸟驿站”这个地址选项,但还是有一些快递小哥习惯了把快递放在个人代收点,“他们还要收快递员1块钱手续费的”单莉丽说。

丁伶俐是最早选择在菜鸟驿站寄存快递的学生。然而当她来驿站领快递的时候,却扑了个空。单莉丽打通了快递小哥的电话,才得知快递放错了地方。于是单莉丽陪丁伶俐一起去那个代收点,却依然没有找到,可能被人冒领了。

单莉丽主动要求赔偿,丁伶俐则大度地说不用了,因为课业太过繁忙,没有精力为这些事情分心。

此后,丁伶俐依然是这家驿站的老主顾。这小姑娘每次来取快递都要穿一套新衣服,而这些衣服大都是在淘宝上网购的。

丁伶俐自己统计了一下,高三以来一共买了12件新衣服,取快递的间隙,单莉丽常常会和丁伶俐攀谈几句。丁伶俐家就住在宁波海曙区,上了高三以后为了节省时间,才办理了住校。高三之前,丁伶俐曾是学校音乐社的成员,课业之余,经常和社团朋友排练演出。“女孩子爱美呀,在音乐会上拉小提琴,当然要穿好看一点。她高一时还在省里得过奖呢。”

高三以后,她的生活就只剩下书本与试卷,透不过气来的时候,她就用女孩的方式减压——买衣服。

单莉丽不禁感叹,自己中学的时候学校强制规定只能穿白配蓝的校服。本以为像镇海中学这样的学校会更严格,没想到不但不限制穿着,还能鼓励学生去办音乐会。

这一次,丁伶俐领取的是一支口红。毕竟高中不能化妆,这个口红是高考结束之后,丁伶俐送给自己的成人礼物。

现代版“孟母三迁”

这天下午,沈学良母子最后一次来这家驿站寄快递,顺便和单莉丽道个别。

要寄出的一个巨大的包裹是不方便带上高铁的被子。不久之后,母子俩将乘上开往回福建老家的高铁,结束在宁波三年的求学及陪读生涯,回到生源地参加高考。

镇海中学附近许多小区住着外地来的陪读家长,沈学良母子是其中一户。三年前,成绩优异的外地考生沈学良通过自主招生考上了镇中,妈妈邵良美女士则从福建福州老家来宁波打工陪读。

在邵女士填快递信息的时候,单莉丽问沈学良高考有没有信心。

“在镇中读了三年,和老家的同学没什么好比的了,就希望能考上自己期望的学校。”

单莉丽回忆,沈学良第一次来寄快递是抱了一个硕大的纸箱,清瘦的他左摇右晃几乎拿不动。放到秤上粗粗一称,居然有30多公斤。单莉丽一问,原来是他高一时一些学习资料。单莉丽惊叹,不知道他怎么做完怎么多题的。

那时,高考复习已经进入高二阶段,这些“高一做的习题”已经彻底吃透,何况“新卷子都做不完”。沈学良的妹妹在福州老家读高一,把这些自己不会再用的资料寄给她说不定会有用。

“后来妹妹也没看,她说她自己的作业就够多了。”沈学良回忆起这件事,面露苦笑。

镇海中学附近租金昂贵,沈学良母子两人住在一间二十多平的单身公寓,租金要两千多块。邵女士做保洁工作,一周工作七天,周末尤其忙碌。

一旦有周末到达的快递,沈妈妈就委托单莉丽送货上门,在家复习的沈学良听到敲门声总会迅速地跑出来开门,说声谢谢阿姨,就赶紧跑回去接着看书了。

“邵姐买的都是给孩子的早餐奶和核桃露,我给送过4、5次,她一共买了十来次吧。这十来箱早餐奶喝完了,孩子也就进考场了。”

半个多月以前的那箱核桃露是单莉丽送上楼的,那次,沈学良拆开纸箱,一定要送给单阿姨两罐。单莉丽执意不要,沈学良说,马上就高考了,可能喝不完了。单莉丽这才收下这份心意。

三个人在回忆这些往事的时候,邵女士时不时地偷瞄手表。最后,邵女士说,时间不早了,等一下还要去办理退房,怕赶不上晚上的高铁。沈学良好像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当妈妈拉他走的时候,他也只说出了一句:“谢谢阿姨!”

“祝学良考个好成绩啊,有缘再见!”

“有缘再见!”

高考结束了,但这些孩子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单莉丽知道,她将在这间驿站里遇见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和家长来了又走。

每年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想起自己寒窗苦读的青涩时光。记不清做了多少张卷子,只记得音乐会上那一抹靓丽的身影,或是抱着《流浪地球》那个考前的午后,初夏的阳光从树影中散落,斑斑驳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