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盈利剧减 海昌海洋公园扩张转型压力重重

2018年盈利剧减 海昌海洋公园扩张转型压力重重

时间:2020-01-10 11:28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特约撰稿 方超 本报实习记者 郑娜 记者 石英婧 上海报道

被海昌海洋公园控股有限公司(2255.HK,以下简称“海昌海洋公园”)寄予厚望的两个新开项目,却成了业绩“拖累”。

近日,在2018年连开两家大型新项目的海昌海洋公园发布盈利警告公告称,其预期2018年度所录得之母公司拥有人应占盈利将较2017年度大幅减少,这主要是由于2018年11月、12月,上海海昌海洋公园、三亚海昌梦幻海洋不夜城项目(以下分别简称“上海项目”“三亚项目”)接连启动试运营所形成的一次性开办费所致。

据了解,近年来,海昌海洋公园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布局,截至三亚项目,其旗下已运营10个项目。不过,接连布局重资产项目给海昌海洋公园造成了高负债的压力,尤其是两个新开项目,截至2018年年中,海昌海洋公园的净负债率达102.8%,远超2017年末的77.8%。目前海昌海洋公园的郑州极地海洋公园项目正在开发中,业内人士指出,该项目未来有可能对海昌海洋公园形成新的资金压力。

不过,虽然运营多年,并已在着力打造自主IP,海昌海洋公园目前尚未能摆脱对门票收入的依赖。据2018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公司门票业务收入达4.46亿元,占公园收入的72.58%。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经营、资金、业务发展等情况向海昌海洋公园发去了采访函,对方表示:“3月份马上要发年报了,这个阶段是整个集团的静默期,没有办法接受任何采访。”

新园开幕 面临多重压力

海昌海洋公园对两个新开项目寄予了厚望。对于上海项目,海昌海洋公园方面表示,预计在2019年完整年度客流量约400万人次。光大证券给出预测称,按平均消费客单350元计算,上海项目2019年整体收入可达14亿元。对于三亚项目,海昌海洋公园2019年全年目标入场人次为400万,目标消费人次为200万,目标销售额则在2.4亿元。

不过,开园之前,两个项目带来的是切实的压力。据海昌海洋公园2018年中报披露,由于上海项目、三亚项目的推进,海昌海洋公园财务成本同比增长48.8%至1.04亿元,行政开支增长28.8%至1.81亿元。

但在报告期内,海昌海洋公园的“其他收入及收益”从上年同期的6413万元同比增至2.02亿元,而这主要由于本期政府补助及投资物业评估估值所致,其中投资物业重估收益达1.37亿元。光大证券研报指出,以上收入抵消了新项目建设带来的压力,带动净利润同比增长 41.2%至0.81亿元。

除了财务上的压力,上海项目面临的最大挑战莫过于与其位于同一区域内的迪士尼。海昌海洋公园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王旭光将二者看作是业态互补关系。华创证券分析师王薇娜指出,主题公园是典型的休闲度假旅游产品,本身具有产业聚集特质,多个差异化的园区形成有一定规模的集群,比单体公园更具吸引力。海昌海洋公园的上海项目以海洋互动体验为主,而迪士尼乐园侧重冒险型游乐体验,二者消费内容互补,海昌海洋公园将受益于迪士尼的游客数量,形成协同效应。

不过,在景鉴智库创始人、首席分析师周鸣岐看来,这一“协同效应”或许并不如预想中的那么美好。他举例称,美国奥兰多原是个遍布沼泽的小城镇,迪士尼等一批主题公园陆续在此比邻而建,形成主题乐园规模化集群,对游客形成强大吸引力,拉长了游览时间,形成住宿和其他消费需求;而海昌海洋公园的上海项目,与其他项目相距较远,集群无从谈起,并且其所处地理位置距上海市区过远,未来竞争压力或将超过协同效应。

事实上,上海迪士尼近来颇有些自顾不暇。迪士尼2019财年第一季度报显示,一季度上海迪士尼游客量减少、成本增加导致该项目运营利润再次下降。据《北京商报》报道,上海迪士尼已连续出现了四个季度的客流量下滑。

周鸣岐进一步分析,与迪士尼相比,不论是IP、规模体量、产品内容、通达性上,海昌海洋公园的上海项目都居于劣势。从海洋元素来看,上海市中心已有海洋水族馆和长风海洋世界。但上海项目也有一定自身特色,长三角也没有长隆这样的直接竞品。“长三角地区的消费客群、消费能力和多元化需求,可以支撑起多个不同种类的大型主题乐园。当然竞争也会比较激烈,一些落后过时的产品会被市场迅速淘汰。”

相较于上海项目,王旭光给三亚项目定下的目标是2019年实现财务基本持平,在2.4亿元的销售目标中,门票收入为9500万元左右,餐饮收入为9300万元左右,其余则是租金、商品和其他收入。不过,三亚本身旅游淡旺季明显,三亚项目维持客源的稳定性和持续性也成为待解的问题。

IP短缺 营收过度依赖门票

门票收入在营收中占比过高,一直是国内主题公园难以破解的问题。《2017中国主题公园发展报告》数据显示,国外主题公园收入主要包括三部分,其中门票占比30%,购物占比30%,衍生品等其他占比40%。

据了解,国内主题公园的二次消费比例多为三成以下。王旭光此前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也曾直言,海昌海洋公园存量项目非门票收入占比仅在27%左右。

海昌海洋公园的财报显示,自2013年以来,其门票收入从2013年的8.33亿元,增至2017年的11.82亿元;不过,门票收入在公园收入中的占比逐年缩小,从2013年的85.11%,缩小至2017年的73.13%,2018年中期的门票占比继续减至72.58%,但依然在七成以上。

造成这一现象的关键因素之一便是缺乏足够吸引人的IP。

对此,海昌海洋公园在2017年制定了自主IP中长期“369”发展战略规划,即通过三年市场培育、六年快速扩张、九年深化发展,开发以“七萌团”为核心的IP系列产品。

事实上,早在2015年年报中,海昌海洋公园就披露了搭建研发IP文化等内容,直到2016年年报中出现“七萌团”系列产品的内容,“首次实现自主IP对非门票业务的营收贡献”。

相关数据显示,海昌海洋公园2016年非门票业务收入由2015年的2.47亿元,增长约45.8%至3.6亿元;2017年,非门票业务收入增幅约20.8%,增长至4.35亿元;截至2018年6月底,该项收入较2017年同期的1.66亿元增加约1.8%至1.69亿元。海昌海洋公园非门票业务收入的增速有明显下降的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18年6月底,在其非门票收入中,货品销售仅实现2249万元,占比约13.4%;而食品及饮品销售在非门票收入中占比则达26.9%。

IP打造很明显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周鸣岐看来,“IP”有三个必要条件:第一是有引流能力,有很多的“粉”,对目标客群有足够的吸引力;第二是有溢价能力,比如说同样品质的一个书包,贴上迪士尼的标就能贵很多倍;第三是具有创造性,且权属明晰,可以进行授权。比如很多国内名山自称IP就不太合适。从设计的一个卡通形象到成为真正的IP需要巨大的投入和长时间的维护。如今来看,“七萌团”这个形象还有很多路要走。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海昌海洋公园的存量项目逐渐步入成熟期,游客人次增速逐渐放缓。

据披露,截至2013年底,海昌海洋公园旗下的主题公园购票入场人次为816万;截至2014年底,这一数字增加7.5%至约877万人次;不过,截至2017年,海昌海洋公园再度披露接待游客数量,约为881万人次。这也使得海昌海洋公园持续加大IP开发力度,促进二次消费成为其发展的当务之急。

负债承压 轻资产输出难破局

长期以来,海昌海洋公园的布局都是走重资产道路。事实上,上海项目、三亚项目接连投入,给海昌海洋公园造成了不小的负债压力。

截至2018年年中,海昌海洋公园资产负债率为66.9%,净负债率达到102.8%。而在2017年末、2016年末,其净负债率分别为77.8%、47.8%。截至2018年年中,其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共约16.23亿元,而其短期负债为18.6亿元,长期负债为43.8亿元,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的利息达1.6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给上海项目运营筹集资金,海昌海洋公园全资附属公司青岛极地海洋世界有限公司以10亿元的总代价,向鑫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出售了青岛主题公园5年的门票收入。

对负债问题,王旭光曾表示,主题公园行业平均负债率逾200%,因此其认为海昌海洋公园负债率是良性可控的。

不过,在郑州极地海洋公园项目建成后,海昌海洋公园将下一步发展重心放在了不占用过多资金流的轻资产业务上。

实际上,海昌海洋公园在2015年就开始进行管理输出,2017年轻资产业务收入为5310万元,同比增长24.1%;2018年上半年,其新增6份轻资产项目合约,确认收入1640万元。王旭光表示,到2020年,公司整个轻资产业务利润贡献要达到30%。由此可见,轻资产业务对海昌海洋公园来说意义重大。

但轻资产输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业内人士认为,这对输出方的品牌价值、管理价值和核心运营能力有很高的要求。中国主题公园研究院院长林焕杰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曾指出,海昌海洋公园虽然有技术,但其品牌知名度还没有得到验证。周鸣岐认为,海昌海洋公园如果能在上海形成比较可观的游客量,而且能持续地有较好表现,未来在轻输出上会有所为。“即便是迪士尼都会出现游客量下滑的问题,如果一开始不温不火,保持长期持续健康的运营会是个挑战。”

(编辑:石英婧 校对:颜京宁)